1. <rt id="wpzkp"></rt><tt id="wpzkp"></tt>

          野人網 HI-神農架▾ 神農架游記 查看內容

          橫涂豎抹神農架

          2020-8-3 10:40| 發布者: hisnj| 查看: 303| 評論: 0

          摘要: ◆方玉毛寫生,是一個畫家長期乃至一生要培養和訓練的基本功。一件優秀的寫生作品,也不失為一件完美的藝術作品,在攝影高度發達的今天,一些畫家對景寫生的本領必不可少,相機只能反映事實,而現場寫生卻能把思想情 ...

          ◆方玉毛

          寫生,是一個畫家長期乃至一生要培養和訓練的基本功。一件優秀的寫生作品,也不失為一件完美的藝術作品,在攝影高度發達的今天,一些畫家對景寫生的本領必不可少,相機只能反映事實,而現場寫生卻能把思想情感和感受融入其中,取舍更為自由。

          多年來,作為蚌埠人的我一直夢想放下手中所有閑事,走遍名山大川,為山花小草寫生,為河流小溪寫生。恰巧前年“中國夢”畫家行寫生組湯劍老師給我發來邀請函,去神農架寫生,我愉快地接受了邀請。

          從宜昌到神農架,有近5個小時的路程,我們租了一輛中型面包車,司機是本地人,一邊開車一邊講述路邊的風景,一路好景盡收眼底,使我寫生的欲望愈加濃烈。

          臨近黃昏,寫生組抵達了紅坪鎮。紅坪鎮素有“紅坪畫廊”之稱,又稱“神農天梯”,上世紀八十年代,著名畫家張步先生來到紅坪,被小鎮的景色所吸引,親題“紅坪畫廊”四個大字,篆刻在一處高大峻險的巖石上,并創作了著名的“神農架下”系列國畫。“十里畫廊十里天,百里畫廊不見邊”。從此,紅坪畫廊不再藏于大山深閨中,在丹青妙手的引領下,如今到紅坪畫廊寫生愛好者絡繹不絕。

          行走在紅坪小鎮的石板路上,仿佛神游仙境一般,小鎮的建筑很有特點,三層小樓依山傍水而建,我們正陶醉在小鎮的古色古香時,房東招呼我們吃飯,進屋后看見大鐵鍋里煮著高山土豆和土雞,香氣撲鼻。我們吃著熱氣騰騰的飯菜,喝著山民自釀的玉米酒,加上房東的熱情,一路奔波疲勞立刻拋之腦后了。

          第二天清晨,備齊了所有的寫生工具,經過一個小時的山路,到達了神農第一景——神農谷。大凡名山都有自己的特點,神農谷也不例外,在神農架的眾多群山中,當屬神農谷景色最佳,它具有:黃山之姿,華山之險,泰山之佛,廬山之霞等。站在神農谷俯瞰,你或許會發現,其實人間至景并不是紙上彩墨、字間逸想。此時,它就真實地呈現在你面前,讓人疑真似幻,驚為天境。

          神農谷有三層觀景臺,凡是能觀賞到美景的地方基本上被我們占據了,我支好寫生架,把心中的感受與感動都寫進了畫里,不一會就進入忘我境地。起初我們擔心在此寫生會不會影響到游客拍照,但后來發生的事是我們始料未及的,原來,游客早已把寫生組當做襯景拍照了,我想,也許人們是對畫畫人的好奇心吧!其實寫生是件苦差事,但看到自己一件件作品完成后,苦和累都忘記了。寫生首先心中要有丘壑,以大觀小,仔細觀察山體結構,叢林布局及瀑布溪流的來龍去脈; 用怎樣的線條、手法來表現,要做到心中有數,即:山水在心!畫中之景亦非眼前之景,但分明又是受當前景物的啟發,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“妙在似與不似間”,這是最樸實,也是最高的藝術。

          燕子埡景區層巒疊嶂,群峰蒼翠,溪流縱橫,當我們陶醉在寫生的熱情中,不知何時,有一老者加入了寫生的人群中,后來才知道,他是來自寶島臺灣的畫家孔依平先生,孔先生在臺灣執教美術近五十年,早已是桃李滿天下。觀孔先生的山水畫,很有特點,用筆老辣,構圖飽滿,虛實相生,傳統功底深厚。孔先生說,過去畫畫只為糊口,現在多為消遣了,通過繪畫可以抒發心中之感受,又能愉悅心情,不失為健康身心的一劑良方。先生興致很高,現場創作了一幅寫生,又招呼老伴從車上拿來隨景的寫生稿讓我們欣賞。大家進行了很好地交流,并高興地交換名片、合影留念。

          此次寫生組來神農架,得到了神農架林區人大常委會原副主任向長友的大力幫助,他不顧奔波的勞頓,每天驅車幾十里山路,帶我們去無人區、少人區、原始森林及國寶金絲猴保護區,給畫家們提供最原始的素材,最優美的景色,讓我們感受到了神農架人的好客和純樸。在未開發區,一草一木一溪都是原始狀態,有人說,神農架是植物王國,此話不虛,這里生長著一千多種稀有植物,我們在尋景過程中就發現了野香蕉、長生果等植物,山頂只有一處老房子,一戶人家,交通不便,這戶山民發現我們用手機拍照急忙招呼屋中一雙兒女,擺好姿式,讓我們拍照,后來,人物畫家、中美協陳蕭老師的《山民》就是以此為藍本創作的。

          經過十幾天的創作,我在認識上有了很大進步,收獲頻豐,寫生時的常常忘我,使肌膚不同程度的被高山紫外線灼傷。在一次尋找景點時,我和中書協葛光鵬老師、旅美畫家任根生老師為了畫幾株美麗的高山杜鵑不顧向陽的南坡,長時間的進行寫生,結果三人都曬成了紅臉關公,第二天清晨臉部頸部像火燒一樣痛,起初還以為是水土不服呢,后來整個臉部脫了一層皮;沒想到神農架的陽光會這么強烈,有付出才會有收獲啊!

        1. 鄂ICP備14017416號-1.©2014-2021 野人網-
          GMT+8, 2021-1-17 17:35 , Processed in 0.143415 second(s), 21 queries .
        2. 2018Av天堂在线视频精品观看